2020年,政府引导基金如何投GP

2020-08-13 23:18:00 0

2020年8月12-13日,由清科集团、投资界主办的第十四届中国基金合伙人峰会在上海隆重举行。现场汇集国内顶级FOFs、政府引导基金、主权财富基金、家族基金、保险机构、银行资本、VC/PE机构、上市公司等150+顶级LP和万亿级可投资本,共探新经济下的股权投资之路。

第五专场中,在湖北高投引导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陈丹的主持下,南京市创新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范源,横琴金融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横琴金投产业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执行董事胡传伟,安徽省高新技术产业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谢海,厦门市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谢洁平,重庆产业引导基金董事长杨文,深圳市天使投资引导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姚小雄以“论政府引导基金的自我进化”为主题进行了讨论。

以下为对话实录,经投资界(ID:pedaily2012)编辑整理:

陈丹:现场的各位来宾上午好,我是来自湖北高投的陈丹,很高兴能参加清科的这个活动,特别在当前疫情形势依旧严峻的背景下给我们提供这样一个共聚一堂的机会。

今天由我来作为这场环节的主持非常荣幸,这应该是我在疫情之后第一次参加行业的会议和活动,所以在此我想代表湖北人民向投资界的各位朋友们对湖北一直以来的关心、特别是疫情期间的帮助和支持表示衷心的感谢。

按照惯例,我们每位嘉宾简单的做一个自我介绍一下。

姚小雄:首先感谢清科集团的邀请,我是深圳天使母基金管理公司的董事长,我已经多次参加这个会议,也介绍过多次我们天使母基金的情况。跟台上在座的各位比较起来,我们其他地方的引导基金是不分阶段的,早期、成长期、成熟期企业都可以投。我们天使母基金是专注天使的,我们要求我们的子基金他们投的项目必须全是天使项目,而且我们对天使项目有明确的规定,什么叫天使项目。所以这个肯定是跟台上在座的各位不太一样的地方。

另外,就是我们还有几个特点,一是规模比较大。去年还是50个亿的规模,今年我们增加到了100个亿,做天使大家想象这个规模应该是非常大的。在全国全世界,我们了解的情况,这么大的一个体量是不多见的,也体现了深圳对天使阶段的投资支持的力度。

二是我们对子资金的出资比例比较高。我们可以出到40%,应该说这个比例对当前的这种募资难的问题的解决能够发挥很好的政府调节作用。因为我们实际上加上区里面的出资,加上国有的出资,我们国有成分最多可以到70%。所以社会化募资可能30%就够了,这个确实对募资难的问题的解决是有比较大的帮助的。

三是我们在子资金里的超额收益全部让渡。我们这个基金确实是一个政策性的基金,不是要求我们挣钱的。我们的目标就两个:一个目标或者说使命,就是要把我们的天使投资这个行业真正培育起来。第二个目标就是把初创级企业培育起来,能够不断有新的华为、腾讯这样的企业产生。我们一直觉得光是有两个好的企业不是我们的骄傲,我们应该更多的是去营造一个优秀企业不断产生,持续成长,稳步发展壮大的一个外部的环境。

这是我们的几个特点。我们18年正式成立到现在两年多的时间,进度还是非常快的,我们首期的50个亿已经基本承诺完毕了,所以我们马上给市里面申请增资,现在增资到一百个亿,我们现在子资金也在加快投资的进度,他们投了一百多个企业。我们希望全球各地的著名投资机构都到深圳去发展。

范源:首先感谢主办方的邀请,很荣幸有这个机会可以和大家做交流。我是南京市引导基金的管理人,我们是一个挺新的平台,2018年成立,大致我们做的事和在座的各位差不多,承担着政府的使命,同时希望通过市场的手段和方式支持当地的产业创新发展。

目前我们在做的业务主要分两类,第一个和今天主题比较贴切的是做母基金的投资,南京市级的母基金现在的体量大概在一百七八十亿。主要关注的是南京本地和江苏的产业特色比较接近的集成电路、医药、信息软件等方向,未来也会越来越做聚焦。

我们管理的基金也覆盖了不同的投资阶段。我们有一支100亿的产业发展基金,主要是投资成长期和中后期的项目,对于产业聚焦的要求相对高一些。

我们还有一支50亿的天使基金叫科技创新基金,这个基金是2018年推出的,也是学习和借鉴了深圳的先进经验,希望能够聚焦一些早期项目的投资。一方面也是和南京整个城市围绕创新做了一系列的生态打造有关,另外一方面是对整个母基金投资的阶段和生态做一个覆盖。这个基金对于科技属性或者硬科技的要求会高一些,领域上相对来说可以放宽一些。

我们也有一部分是直投,这个后续会重点推。

很高兴有这个机会和优秀的管理人做交流,我们可以把南京的一些发展的考虑,包括基金合作的考虑做更深的互动。

胡传伟:大家好,我是来自珠海横琴的胡传伟,我们是区级别引导基金。横琴本身有一个特别的地理位置,它真正离澳门总共200米,同时也是珠海过去几年整个固定资产投资体量最大的区域。

在一个新区里面做基金,我们从打法上就跟市或者省一级的引导基金有不一样的点在里面。我们觉得在省或者市一级的引导基金很多时候从财政口到引导基金就可以了,区一级的引导基金里面还是有很大的挑战。作为一个新区开发区,项目基本上还是要增量去落地。

我们也是一个很年轻的基金,2017年年底成立的,成立的3年时间里我们相对来说聚焦在两个领域:一个领域在医疗健康领域,一个是在信息技术领域。

这两个领域是珠海本身原先的产业技术相对发达的领域,我们觉得只靠钱是很难从01把一个产业砸出来的,即便要砸可能要花十到二十年的时间在里面。还是要顺着一个城市的产业基础,人才和配套各方面才能够有利于从一个项目从0到1慢慢地长起来。

我们自己的投资策略分几个方面,

第一个方面是行业方面的聚焦,在区这一级做引导基金,如果什么都做,其实什么都做不了,一定还是要有自己的有所为有所不为。

第二个方面,是找到一些市场的环境去做。如果国资和纯市场化的机构去抢去拼一个项目,他实际上没有做到市场的这个环节。我们对GP的寻找的方向也是有所差别的,一个GP是否能够很早期帮助一个企业在珠海这边落地发展,是我们非常看重的点。

第三,我们在区这级去做引导基金的时候,实际上配了一个天使直投,很多地方政府的政策配套也是由我们团队和GP这边协同起来。这样一个好的项目不单单能够找得到,同时能够投得进去,还能够落得下来,并且成长得起来。这个是需要很多国资体系的,甚至去到政府部门很多的协同起来。

所以总体来说我们不单单是去做引导基金方面的投资,同时也是去做一些直接投,希望这样跟GP两者协同起来将一个项目非常好的扶持起来。

谢海:大家好,非常感谢主办方的邀请跟大家做一个交流。我是来自安徽省高新投资有限公司的谢海,我们主要是做母基金的。

我们目前主要是管理了安徽省的省级产业引导基金,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投资了70家基金公司,我们这个基金认缴的规模接近一千亿。

我们这个基金从天使,VC/PE各个阶段都有,主要目标聚焦投资安徽省内或者为安徽省招引一些战略新兴产业,帮助传统的产业转型升级。我们特别欢迎大家有产业方面的交流的机会,谢谢

谢洁平:各位朋友们上午好,非常高兴在清科一年一度的年会上看到很多新的朋友,也见到很多老朋友,清科的合伙人峰会确实是很好的行业交流机会。

我是来自于厦门创投的谢洁平,我们是厦门股权投资和创业投资的平台公司,是市属国企金圆集团全资子公司。和在座的各位一样,厦门创投也受托管理了厦门的各类产业投资基金,包括从12年开始参与的国家新兴产业创投计划参股基金,从15年开始厦门推进的产业引导基金,还有国企改革战略发展基金,以及帮助本地企业走出去、跨境投资的海丝基金。因为厦门也是小微的创新创业示范城市和现代服务业的示范城市,所以我们也管理了小微示范基金以及现代服务业基金。

截止到目前厦门产业投资基金已经参股的GP超过50个,这50个基金的总规模也超过了700亿,引导基金在这里面认缴的出资金额超过100亿。

厦门市产业投资基金合作的GP主要是三类。

第一类是深耕在本地的股权投资机构,因为他们对本地的产业还是非常的了解。

第二类就是业内头部的股权投资机构,比如中金、红杉、鼎辉、高瓴等这类的头部机构均与厦门引导基金有合作。昨天清科倪总在分享当中也和大家提到,LP要怎么来选择GP的问题,他提到两个方向,一个是大而强,一个是小而美。那么实际上我想这个是在座的所有母基金的管理人,都希望合作的方向。

第三类就是产业投资背景的机构。在产业方面,我们围绕厦门想要重点发展的一些战略性的新兴产业进行布局,包括新一代信息技术,半导体和集成电路,包括生物医药和大健康这些领域,在这些领域去做一个重点的投资和布局。

从投资阶段上来看,厦门引导基金基本上已经覆盖了从天使、早期、成长期到成熟期,到后端并购期的一些基金。以上是我们的情况,很希望通过清科的这次会议和在座的各位优秀的GP,包括产业的投资人进行深度的合作和交流。谢谢!

杨文利:首先感谢清科的邀请,这个会其实每年我们都参加,今年这个疫情的影响现在才召开,在行业里面这个是我们一直很期待也很看重的会议。

我是重庆市产业引导基金的杨文利,我们基金是2014年成立的,总规模341亿,投资项目253个,投资金额150亿,“西南科创板第一股”IPO上市6支。另外我们认缴了50亿参股了重庆市的战略新兴产业基金,还有智能制造、IT产业等等一些项目。

在这里我跟大家分享一个观念,为什么政府要做引导基金。我们在中国这样的经济下,政府占有大量的资源,政府投资做LP和社会资本一起,通过市场化专业化的管理团队,这个是促进中国技术创新一个必由之路。

我们引导基金参股的基金,哪怕出资到将近50%,我们在这里面在基金的投委会里面都没有一票否决权,我们都是按照投委会的规则来运行。

在这个意义上来讲,我觉得政府的引导基金现在要大力做,并且在市场化运作的前提下来做,才会会有更好的产出和效果。

陈丹:今天看到我们的嘉宾,有省市区各级的引导基金,还有目前国内最大的天使母基金。我们湖北高投目前形成了集股权投资,基金管理,产业投资双创和产业园于一体的专业化的投融资的体系。

其中引导基金板块我们负责受托管理省级股权引导基金,我们目前参股的基金包括各类的知名投资机构,包括有在现场的KBCB的团队,以及30多家上市公司,央企等,所以也是非常欢迎大家疫后能够到湖北来交流和合作。

最近一段时间,大家谈的最多的就是疫情,我们引导基金作为政府财政资金直接接触市场、接触企业,应该是了解行业最灵敏的触角之一,目前大家感受到疫情带来一些什么样的新的变化和机遇?

姚小雄:这个疫情确实是没有想到的,我们这种年过半百的人,也是50多年来第一次碰到,确实对我们国家,对我们所处的行业都产生很大的影响。

具体到我们天使母基金来看,我觉得影响也是非常明显的。我想有几个方面的影响,一个是募资的影响,因为我们作为一个母基金,我们的出资主体就一个,实际上就是市级财政。但是在疫情的影响之下,整体上我们国家,包括深圳的经济都呈现下滑的趋势,财政也非常困难。所以这样的一个大的背景之下,我们增资还是非常不容易的。总体的情况各个地方,包括深圳都在收缩。但是在这个背景之下,我们还是完成了50亿增资的任务,确实不容易的。这也体现了市委市政府,我们深圳主要领导的高瞻远瞩。这个是募资的影响。

第二个是投资影响,最大的影响是对我们国际化的影响。因为我们一成立我们的目标是面向全球的,面向全球的著名的投资人。但是在疫情的影响之下,我们基本上走不出去了。包括以前我们谈的不错的国外机构,沟通也都受到一些影响。所以投资也受到影响。

第三个就是管理和退出都受到一些影响。很明显的就是我们有一些子基金,他们的募资存在困难,虽然我们天使母基金成立就两年多的时间,但是也出现一些子基金募资面临很大困难,最后成立不起来的情况。也有的已经募起来的子基金投不出去,最后提前清算的情况。

我们今年也采取了一些措施,对原来的管理办法做了比较大的修订,包括天使项目认定的标准,我们也做了调整,过去我们是严格要求它比必须成立在两年之内(除了生物医药的以外),这次放宽了,包括规模和人数。整个天使项目的认定标准做了一个调整,有利于我们的子基金更快的投资。

第二个是我们原来对子基金和管理机构有双落地的要求,就是基金和管理公司都要在深圳落地,这次也做了调整。对一些头部的机构,前30名的机构,像清科今天公布的前30名的机构,我们都可以豁免在深圳注册管理公司。还有其他方面的一系列调整,时间关系,就不赘述了。

范源:疫情比较严重的三月份,我们在线上和合作的GP谈了挺多对大势的判断,直接的想法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其实过去的半年变化挺大的,刚刚符总给了一个数据,上半年的募资达到了九千亿吧,已经回到了2015年的水平。疫情让我们的GP陆续回到祖国的怀抱,市场的活跃度是在回暖的。

对原有的GP有一些影响,可能有一些需要落实或者需要募集的资金没有真正落到位,这一块政府做了相应的考虑,希望有一些时间可以放宽,包括对投资调整。

另外包括讲到经济的大循环,内循环也好,和国内对几个重点领域的关注,对相关领域的利好也推着母基金和一些有诉求的LP更积极的参与到这个浪潮当中来。我

们总体感觉,其实疫情一定是有影响的,但是它从另一个角度也推动了这个事在往前走,包括整个趋势的发展还是有很大的变数。

作为政府基金有两点比较重要的,一个还是更多的站在GP的角度做一些思考,因为这个是投资的最核心。第二个是坚持所谓的初心,我们今年可能更多强调的是对于领域的聚焦,这样是能把更有限的炮弹能输送到最需要的地方去。

胡传伟:疫情来了,从GP这个角度也是两极分化,感觉比较明显。一些比较好的原先的业绩比较好的基金,相对来说募集的基金比较容易,但是有很多的GP在募资环境上相对来说比较困难。

同时这也穿透到行业当中。我们关注医疗健康来说,这一类基金本身的融资相对来说还是比较顺畅的。不管是从二级市场的股票还是到一级市场的初创企业项目,这类型的企业还是很不错的。像在珠海的丽珠试剂还要从丽珠集团分出来,可以看到在医疗健康板块,在疫情里是受到较大积极正面的作用。

反过来看,很多信息技术企业本身前期都是在投入研发的周期里面,再加上本身GP这一块的募资环境更加困难的情况下,在疫情期间就更加艰难。

谢海:从我们观察来讲几个方面,第一个从政府的层面或者从母基金的层面来讲,越是困难的时机下反而我们的投资的愿望越迫切。因为从目前来看,其母基金、政府引导基金的投资已经成为政府宏观经济调控的重要的手段。经济越下行,越要加快投资、加大投资。所以我们今年整个投资的体量和速度都在不断的提速的。

第二个层面,GP的层面我们很明显的发现分化开始加剧了,就是好的GP还是好的,募资比较容易甚至还能超募。但是较差的GP现在明显短板出现了,可能募资非常困难,投资也非常困难,这个感受特别明显的。

第三个,从市场层面来看,反而机会更多了。比如说今年是IPO大年,国家启动资本市场来激活实体经济,我们从元月份到现在投资的企业已经有14家IPO注册或者过会的,这个速度如果放在以前根本不可想象的。

另外,我们关注的一些科技驱动型的企业受疫情的影响并不是特别大,甚至有一些企业反而在疫情之下反而活的更好,市场对它更需要。

还有一个是从现在资产的价格来讲,其实资产的价格是有下降的,这时候反而是一个非常好的投资时机

谢洁平:其实刚才咱们各个地方引导基金的领导们也分享了很多宝贵的经验,我觉得大家的看法基本上还是相对一致的。疫情之下,习总书记说我们面临着百年未有之大变局。那怎样在危当中寻找机会,刚刚安徽谢海总的分享还是很积极乐观的,我们做投资不管是做GP还是做政府引导基金,都要有逆周期这样一个思维。在经济可能出现波动或不好的时候,我们最应该做的是投资和管理;在经济好的时候,我们可能在募资和退出上应该加大力气和比重。

厦门市一直很重视基金的运作,把基金作为带动产业转型升级的重要抓手。比如说在疫情期间,厦门产业引导基金理事会第一时间要求我们受托管理机构对所有的参股基金及所投企业进行一个调研,了解我们基金参股GP的需求是什么,还有了解基金所投资企业遇到的困难。所以引导基金在二月底出台了应对疫情的五个方面具体7项举措,包括有一些基金提出来因为疫情没办法出差做尽调,对基金的投资进度造成影响,所以我们就在不影响引导基金参股基金整体存续期的前提下,给予GP在募资期、出资期或投资期一定程度的延长。

对于一些GP所重点关注的领域,尤其跟疫情相关的,比如生物大健康,疫苗防疫,以及智能化、线上化的一些产业,我们也给予重点的支持,鼓励这些领域的GP来和我们引导基金合作。如果我们已经参股的基金,他们投资在这些领域的本地企业在返投计算上可在原认定基础上给予增加计算30%;如果在今年年底之前基金投资到本地的企业,也可增加计算返投20%,出台这项措施的主要原因是考虑到因为疫情的冲击,给基金投资的企业短期带来一些流动性的风险,希望通过发挥咱们私募股权基金真正服务实体经济的作用,为企业提供直接融资所需要的宝贵的资金。包括厦门市推出了增信基金,以投贷联动股权和债权相结合的方式,对于引导基金参股基金已经投资的企业,能够列入到增信基金的白名单里面,降低企业的审贷门槛,获得短期贷款融资的绿色通道。

疫情来了,对所有的机构都是一次大考,不管对于GP还是对于母基金的管理机构。我们怎么样去把这个危转变为机,是大家都应该仔细思考的一个问题。

杨文利:简单的说说,今年上半年我们引导基金的投资对GP的选择也是加快了速度,增加了投入的强度。在疫情下,我们原来投过的一些生物医药企业迎来一个好的发展机会。另外,我们投资的一些IT制造产业从春节没有停工,所以在新的智能制造、新的IT,包括集成电路产业方面,重庆也在加力发展这方面的产业,希望有专业投资能力和行业研究能力的团队我们也全国到重庆跟我们合作。

陈丹:刚刚各位嘉宾说的非常好,我总结下来,第一个是疫情催生了一些特殊行业的机会,比如说大健康,生物医药。然后催生一些区域的机会,内循环对内陆地区有一些特殊的机会。

除此之外,也为优秀的管理人更好的去募集到更优质的资本提供了非常好的机会。对我们投资企业来说,也是一个更好的行业整合的机会。

接下来还是回归我们的主题,最后有请各位嘉宾总结一下,在政府引导基金蓬勃发展到现在十多年的时间里,我们自我进化的过程中有哪些变化和调整?

姚小雄我觉得政府引导基金的核心还是如何发挥好引导作用。政府的作用应该更多的是体现在市场失灵的领域,具体来说,我们下一步想一个是直投,为什么做直投?因为我们感觉在非常早期的这个阶段,还是存在明显的市场失灵。我们说的原始创新,卡脖子的领域,还是有非常多的投资风险。商业机构不一定愿意去做,我们作为政府引导基金应该去解决这个市场失灵的问题。所以我们下一步想干原始创新的基金,投更早期的,实验室的这些东西,但是未来可能对我们人类的生产生活方式会产生重大影响,或者说直接能够解决我们卡脖子这样的问题。我们想往这个方向去做。

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就是怎么样去营造一个天使投资行业和初创期企业好的成长环境。这个我前面也讲到了,这个是我们作为一个政府背景的基金要去做的,我们不能光是给这些投资机构钱就完事了,更重要的是营造一个好的环境,让这些优秀的企业不断的产生,持续的成长,快速的发展壮大,这个可能是更重要的事情。

所以我们现在也在做很多这方面的探索,包括我们跟王总,跟深圳福田区的引导基金董事长我们在做天使荟,我们共同提供一个物理空间,在这个空间里面,我们一起提供大量的增值的服务,能够帮助这些企业快速的成长,首先王总给我们很优惠的租金,其他的方面我们会有一系列的服务跟上去,促进这些企业的快速成长。

另外一个我们也在着力建立一个种子库,这些初创期企业我们把他们集中到一起,尽量来解决投资方和项目方的信息不对称的问题。不要投资方在找项目,项目方在找投资人,我们希望搭建这样一个平台,能够很好的实现对接。

第三个我们特别在研究的事,就是怎么样建立一套能够支持初创期企业和天使投资行业发展的政策体系。我们现在对美国,对欧洲,对以色列这些国家,对他们扶持天使投资行业和初创期企业发展的这样一些政策举措,包括类似政府采购、税收优惠等等的政策进行研究。我们是想建立一个完整的政策体系。

企业成长所需要的外部环境问题确实是一个大课题,我刚才讲的可能只是其中的几个小的环节。包括教育,高等教育的发展,科研的发展,深圳这方面还是一个短板,我们这几年也花了很大的力气,自己在新建大学,也引进了很多国内国际知名的大学,教育有了很大发展。我最关注的还是我们中国的教育,我们中国的教育还不是特别鼓励异想天开的思想,独创的东西,不太鼓励质疑权威。实际上如果我们要有真正的创新的话,我们的教育一定要有很大的变化,我们的教育思想,我们的教育体制,整个应该有大的变化。这样的话我们才能够产生像马斯克这样的火星人。所以我觉得教育应该是比较大的需要深化改革的领域。

范源:说到进化,我觉得三个方面:投、管和退。首先要回归初心,在座的各位都是政府引导基金,我觉得所有的进化都是围绕城市发展的思路在做调整。

从投的角度我们几个方面更关注。第一个把投资策略做梳理,我们聚焦在几个重要的产业领域。第二个对GP遴选的思路的成形,因为每个机构每个政府引导基金选GP的要求标准不一样,怎么能做出一个更合理的体系,特别和城市发展结合的更紧的体系我们觉得需要在进化的。

从管的这个角度,南京市的政府引导基金运作三年,我们现在子基金有接近60个,一千亿的规模,这个管理已经进入特别难的一个阶段。无论是管理的方式,管理的逻辑还是对管理和评价的这种总结,都是挺挑战的。这个角度上我们也在通过一些结构化数据化的方式,能把GP和项目的资源集聚到一个数据平台里面。当然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作为政府引导基金,一方面投,另外一方面也要输出资源,也要把GP的生态和整个基金的生态建的更好,这样能形成合力。

退是挺挑战的事,我们觉得早期引导基金在退出的时候面临很多难点,这个还会再继续做一些思考。那么伴随着整个投资和管理的演进,应该有更多的方式和方法出现。

胡传伟:我觉得投资其实跟做人很像,一个人要知道自己能做什么和不能做什么。同理,作为政府引导基金也是一样的,要知道自己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

从我们这边的角度,我觉得政府引导基金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将市场和政府连接起来的桥梁,这个桥梁一方面把好的GP和VC连接起来,另外一方面把好的科创和初创的企业和政府连接起来。这个桥梁要给到好的GP、好的项目更多的支持,实际上政府引导基金是需要花大量的时间和政府端的主管人才的,主管科创的、主管招商引资的等联动,形成比较好的政策闭环的时候,GP才相对容易将一个好的项目带到一个地方,项目也容易在一个地方真正的成长起来。

我觉得市场化的VC能做的在他的募投管退的过程中帮一个好的企业找渠道,找未来的投资方,找企业里面缺失的一些合伙人等等,这个是市场化的VC很擅长做的事。但是市场化的VC一定不如地方国企更懂这个地方本身的产业生态,更懂这个地方的政策,更懂哪些政策需要不断迭代和更新的。

所以从我们的角度一方面是覆盖国内很优秀的GP,更重要的是怎么样将跟政府资金的桥梁建立起来,这样好的GP才能在一个生态里面蓬勃的发展。

谢海:我觉得主要的变化我自己的观察和理解有三个方面。

第一个方面从政府的母基金来讲,他更加懂GP,更加知道哪些GP是好的,哪些GP是适合的,哪些GP将来有一段很好的结果。

第二个方面,政府母基金来讲更加懂合作了,怎么在政府的话语体系下和市场的体系下自由的切换,然后进行良好的合作。对双方的规则更加了解。

第三个方面,是从我们的理解来讲,我们更加聚焦政府引导基金对产业的作用,就是对产业转型升级这种科技驱动发展的促进作用,产业目标越来越明确了。这个是我理解的三个方面的主要变化。

谢洁平:主持人的这个题目很好,政府引导基金的自我进化,确实咱们政府引导基金从2015年到现在,从遍地开花的粗放式的增长进入到精耕细作的阶段,我觉得机构确实要考虑如何来进行转型升级,从1.0版本怎么到2.0版本。

我们的考虑主要是以下两点,第一就是紧跟着国家的战略走,就是咱们创投和引导基金的初心是什么?国家一直在鼓励投早投小投长期投硬科技,这个是未来政府引导基金所要去的一个方向。

那么第二点,我觉得合规运作也很重要,可能大家也关注到,特别是我们政府引导基金的业内人士,今年年初财政部的7号文加强政府投资基金运作管理,提高财政资金的效益,对政府投资基金的规范运作提出更高的要求。规范的最终目的是为了更加长远的发展,也只有规范运作才能行稳致远,真正服务好实体经济,服务国家的创新驱动发展战略。这个就是我们对自我进化的理解。

杨文利:引导基金的自我进化这个词,如果说引导基金管理的专业化,或者投了很多项目投后管理平台的搭建,这个是我们自身应该做的,包括国家层面也提出越来越多的要求,我们自身也在完善对GP揭晓评价一些项目的分类管理,分类指导这些的工作。这个是我们工作几年了,自身建设是应该的。

另外我还想讲一自我进化,我们本来是引导基金,如果我们要进化的话,就是发现一些趋势性的、方向性的一些机会和机遇的时候,我们更早的去引导我们的资金,引导我们的GP来布局。

双循环不是中国的权宜之计,我们觉得具有产业门类齐全的搭建,长江南下通道重庆海陆空的国际运输物流大枢纽的,要素成本有优势的这么一个内陆城市是值得大家关注的。

我们最近正在研究产业引导基金的倍增计划,我们欢迎有这方面眼光的包括对重庆区域产业发展有系统研究的团队跟我们对接,希望在这个过程中顺势而为,把握这个趋势,把握这个机遇,谢谢大家!

陈丹:谢谢杨总刚刚各位嘉宾从各个层面介绍了引导基金进化的一些方向,我总结下来,第一个是政策定位更加突出,更加要体现我们国家,体现地方和区域发展战略的方向。第二个是政策更加灵活,在政策方向还有某些特殊处理方面更加的灵活。第三个,是服务更加完善,比如之前我们推出的投贷联动、投贷担联动,以及针对投资企业的知识产权ABS。第四方面是退出的通道更加畅通。我们知道真正的要促进科技企业,中小企业的发展光有二级市场的流动性是不行的,必须要有一级市场的流动性。真正的让一级市场的投资人在未来的期现内拿到他们的本金加上他们的回报。所以目前我们湖北高投也在推动这方面一系列的工作。

再进一步的总结,我想是坚守初心,勇担使命,创新转型,服务高质量发展,所以谢谢各位嘉宾,我们再次用热烈的掌声向在座嘉宾表示感谢。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微信原文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声明:除文章另有注明本站原创,文章均为采集于网络或转载自其他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站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文章内容、版权或其它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及时联系网站管理员(252170658@qq.com),本网站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首页
产品列表
案列展示
业务咨询